• <table id="46ege"></table>
  • <td id="46ege"></td>
    <blockquote id="46ege"><center id="46ege"></center></blockquote>
    <td id="46ege"></td>
  • 當前位置:首頁 > 深化改革

    字說兵團——“夏” 丨夏日不再“農忙”

    來源:兵團日報時間:2018-11-16 15:09:12 作者:陳青山 編輯:何璐 責任編輯:

    字說兵團——“夏” 丨夏日不再“農忙”

    “夏”在甲骨文中是一個赤著腳的人手持尖嘴鋤下地勞動,字形突出了人的頭部、兩手、腳(趾)和勞動工具;隸書中的“夏”省去篆文字形中的兩手,進行了簡化。

    “夏”的本義為觀測天象,應季農忙。在中國,最早推廣農耕生產的首領為“夏”,夏人建立了最早的農業制度,以農為主的經濟在中國延續了數千年。夏播、夏鋤、夏耘、夏種……夏季是忙碌的季節,尤其對于農民而言。

    在二師三〇團博物館中有兩張泛黃的老照片,一張記錄著夏日里一群職工彎著腰搶收小麥的場景,一張記錄著一群職工光著膀子挖排渠的場景。聽老軍墾講,過去團場經常開展勞動競賽,有的人為了獲得第一名在40攝氏度的高溫下也不休息,獲勝者的獎勵通常是毛巾、搪瓷缸子、軍用水壺等,有的時候獎勵的是勞動工具,例如鐮刀、鐵锨、坎土曼等。

    筆者記憶中的夏天也很忙碌。父母是團場職工,種有100余畝棉花地。夏天氣溫高,光照強,尤其適合棉花生長,此時的田管尤為重要。拔草、打藥、放水,父母每日早出晚歸。而最繁重的勞動便是給棉花打頂,打頂的質量決定著來日棉花的產量。打頂通常是在炎熱的7月,南疆的太陽能在一兩分鐘內曬得人皮膚發燙,汗水便順著臉頰、后背流下來。集中打頂有利于控制棉花的整體生長速度,所以職工們便相互換工一家一家地打頂。在給棉花打頂的近半個月里,大多數職工每天早晨大概6點半出門,晚上9點半回家。在打頂時,早晨的露水會很快打濕褲子,傍晚的蚊蟲會讓人心煩意亂,比起這些,夏季的高溫就顯得不那么難熬了,偶爾的清風便是意外的驚喜。

    在學生時代,筆者每年的暑假幾乎都是從給棉花打頂開始的。高溫的炙烤下,在棉田中勞作起初讓我覺得如同受罪一般??粗谎弁坏筋^的棉田,頂著烈日,總覺得時間過得好慢。踏實的父母,沒有過多的語言,彎著腰,低著頭,手在每株棉苗頂上飛速地動著,辛苦對于他們來說好像不存在一般。每年暑假我都會幫父母分擔一些,父母身上踏實勤勞的品質深深影響了我,讓我受用一生。

    當然,夏季也有許多美好的事物。在團場,夏季可以過得多姿多彩。稻田里的水洼中藏著美味,流淌的渠水最清涼,瓜田里的西瓜甘甜多汁,烤玉米的香味最誘人,菜地里的西紅柿、黃瓜清香爽口。對小朋友來說,面對酷暑,2角錢一根的冰棍是最奢侈的享受, 《海爾兄弟》《舒克和貝塔》《新白娘子傳奇》等動畫片、電視劇有著神奇的魔力。在沒有網絡、電腦、空調的年代里,團場的孩子從來不缺乏快樂。

    當前,團場綜合配套改革的春風拂面而來,土地確權登記頒證讓職工成了土地的“主人”;全面取消“五統一”,職工種地的成本降了,增收的渠道多了;一個個專業合作社成立起來,新的技術在種地能人和相關企業的推廣下越來越多地運用到農業生產中。炎炎夏日依舊,但棉田里打頂的人越來越少了,曾經困擾筆者的打頂工作通過無人機化學打頂的方式,一百畝棉花地一個上午的時間就完成了。

    隨著團場的發展,一座座樓房拔地而起,連隊職工集中到團部居住,WiFi、電腦、空調等城里人的標配也普及到了團場。盛夏,很多人窩在有WiFi的房子里,吹著空調,玩著手機?!跋摹弊帧皯巨r忙”的含義逐漸減少。

    推薦視頻

      數據載入中...

    推薦圖片

      數據載入中...
    友情鏈接
    地方聯網
    兵團媒體
    師(市)媒體
    兵團公眾號
    新ICP備15003450號-1
    Copyright ? huyang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兵團胡楊網 版權所有
    舉報電話:0991-2680756 舉報郵箱:415458656@qq.com
    兵團胡楊網-網站地圖
    和男室友们一起自慰,男孩子掀女孩子的裙子,男人j放进女人的p视频软件
  • <table id="46ege"></table>
  • <td id="46ege"></td>
    <blockquote id="46ege"><center id="46ege"></center></blockquote>
    <td id="46ege"></td>